《毀滅》,又名《公安局長(cháng)3》。這是由旺財執導,馬躍、陳澍等主演的電視劇。該劇描述了五黑幫大角斗。

中文名

毀滅

別名

公安局長(cháng)3

首播時(shí)間

導演

旺財

主要演員

馬躍、陳澍等

類(lèi)別

黑幫,動(dòng)作,劇情

全部集數

20集

劇情簡(jiǎn)介

《公安局長(cháng)3》劇照

數月圍捕、毒首離奇猝死,公安局長(cháng)遭報復謀殺,全國震撼!新局長(cháng)又微服被毆、引出各黑幫血拼,掃毒打黑看似順利,警方正被巧妙利用!400公斤海洛因在警方“護送”下順利通過(guò),1億8千萬(wàn)公款流失更令政治壓力如影隨形,面對蓄謀10年的復仇計劃,腥風(fēng)血雨無(wú)法遏制?

海河市批毒打黑專(zhuān)項小組布網(wǎng)數月,毒首在行動(dòng)中離奇死亡,毒船逃逸公海。功敗垂成之后公安局長(cháng)居然被報復謀殺,全國震驚!案情廳級督辦。

新局長(cháng)李佑軍(馬躍飾)到任首日微服私訪(fǎng)又被群毆受傷,殺機四伏,社會(huì )秩序瀕臨崩潰,于黑白對決中,四個(gè)黑團伙浮出水面,一:海豹幫控制碼頭、霸市、看場(chǎng)“征收”靠岸費、保護費、看場(chǎng)費、稱(chēng)地下公安局稅務(wù)局;二:丘家幫專(zhuān)放高利貸、開(kāi)地下賭場(chǎng)抽頭;三:馬三幫暴力“收賬”,多名事主致殘,人稱(chēng)第二法庭;四:紅姑幫壟斷全市色情業(yè),組織賣(mài)淫。而涉毒是他們通性。警方與各勢力在沖突中短兵相接、針?shù)h相對!戰況一波三折,悲壯激烈。

黑幫、內奸、境外毒販相繼落網(wǎng),慶功之際國際刑警組織傳來(lái)協(xié)查:又有200公斤4號海洛因經(jīng)海河市通道暗渡陳倉,李之思維被導入歧途。種種跡象直指不與社會(huì )正面沖突,低調神秘,以港商企業(yè)形式嚴格管理的“城西幫”,并且它與方方面面有著(zhù)千絲萬(wàn)縷歷史與利益上的關(guān)系……政界、金融界、商界、文藝界人物粉墨登場(chǎng),“老爺子”神龍見(jiàn)首不見(jiàn)尾……李佑軍鍥而不舍抽絲剝繭,省委一紙升遷調令更令事件懸念叢生。[1]

分集劇情

《公安局長(cháng)3》劇照

第1集

這是一個(gè)發(fā)生在我國沿海城市海河市的故事。海河市公安為破獲一起毒品走私案件布網(wǎng)數月,據臥底提供的可靠消息準備當晚采取抓捕行動(dòng),一舉端掉海河市黑勢力團伙———海豹幫。省公安廳刑偵處長(cháng)李佑軍在密切關(guān)注著(zhù)這一重大行動(dòng)。由于有人泄密,行動(dòng)中毒販之一海豹幫老四被殺,另一毒販螞蚱中彈,境外毒販老虎逃逸公海。為抓住這一公安內部的奸細,海河市公安局劉萬(wàn)里局長(cháng)親自?huà)鞄洺闪?zhuān)案小組,調查過(guò)程中卻發(fā)生了一系列的謀殺:在醫院搶救的毒販螞蚱被殺,重要證人阿巧突遭車(chē)禍……案件再一次陷于僵局。[2]

第2集

海河市公安局新局長(cháng)的上任,在海河各界引起了極大的關(guān)注,黑白兩道因為他的到來(lái)而各有圖謀。上任途中李佑軍微服私訪(fǎng),在海豹幫控制的漁港碼頭遭遇群毆……李佑軍帶領(lǐng)海河市公安局兩位副局長(cháng)譚旺海和胡勝利,全力投入到對劉局被害案件的偵破中。在市委歡迎李佑軍的酒宴上,面對市委許書(shū)記和蘭市長(cháng)對海河市治安局勢迥然不同的觀(guān)念,李佑軍深感困惑。李佑軍應蘭市長(cháng)之邀前去參加海蘭集團的酒會(huì ),突然遇到10年前神秘失蹤的未婚妻、如今已然是海蘭集團總經(jīng)理的馮玉女,兩人如遭電擊。

第3集

海河市公安局新局長(cháng)的上任,在海河各界引起了極大的關(guān)注,黑白兩道因為他的到來(lái)而各有圖謀。上任途中李佑軍微服私訪(fǎng),在海豹幫控制的漁港碼頭遭遇群毆……李佑軍帶領(lǐng)海河市公安局兩位副局長(cháng)譚旺海和胡勝利,全力投入到對劉局被害案件的偵破中。在市委歡迎李佑軍的酒宴上,面對市委許書(shū)記和蘭市長(cháng)對海河市治安局勢迥然不同的觀(guān)念,李佑軍深感困惑。李佑軍應蘭市長(cháng)之邀前去參加海蘭集團的酒會(huì ),突然遇到10年前神秘失蹤的未婚妻、如今已然是海蘭集團總經(jīng)理的馮玉女,兩人如遭電擊。

第4集

海河市主管經(jīng)濟的秦副市長(cháng)為馮玉女非法貸款6000萬(wàn)元,并接受了馮玉女的60萬(wàn)美金的回扣。城西幫的老大馮昌海(馮玉女之弟)奉老爺子(海河市黑道上神秘的掌控者)命令前去說(shuō)服海豹幫的首領(lǐng)黑豹火速逃亡,并用錄音筆取得了黑豹關(guān)于殺害劉局的口供。黑豹迫于警方的壓力轉入地下,臨別前他將馮昌海的地盤(pán)砸了個(gè)稀爛,馮昌海絕地反擊,一時(shí)間海河狼煙四起,公共安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!蘭市長(cháng)為保護海河市招商引資的大好局面,對新任局長(cháng)李佑軍頻頻施壓。李佑軍指揮海河市公安局展開(kāi)了全市大掃黑,終于發(fā)現了劉局遇害案件的重要線(xiàn)索。

第5集

在譚旺海的指導下,刑偵支隊長(cháng)林凱率隊將劉局案件的兇手之一趙發(fā)利抓捕歸案,審訊中得到海豹幫老三的犯罪證據,就在警方抓捕老三的行動(dòng)開(kāi)始前,卻在海邊發(fā)現了老三的尸體。胡勝利家中,胡妻秦芳(秦副市長(cháng)之女)欲離家出走,胡勝利百般挽留,秦芳還是走了。馮玉女去李佑軍家看望他,路上遭遇車(chē)禍,馮玉女為救李佑軍被車(chē)撞傷住院,李佑軍被馮玉女的這一舉動(dòng)深深打動(dòng)。在老爺子的命令下,馮昌海把黑豹的錄音通過(guò)雷鳴(馮玉女的律師和愛(ài)慕者)轉交到了李佑軍的手上,抓捕黑豹的行動(dòng)迅速展開(kāi)。林凱帶著(zhù)方紅、馬后炮、張文賓發(fā)現了海豹幫老二的蹤跡……

第6集

林凱一行趕到海邊時(shí),黑豹等人已接到報警駕船逃走,行動(dòng)又一次失敗,但這次卻是李佑軍親自導演的一出戲,目的是抓出奸細。李佑軍接馮玉女出院回家,馮玉女身穿當年的結婚禮服從樓梯下來(lái),告訴李她因遭凌辱而離開(kāi)的實(shí)情。李無(wú)法自持,沖了出去,在經(jīng)過(guò)激烈的內心交戰后,他最終做出令馮玉女陷入絕望的決定:調妻子歐陽(yáng)云來(lái)海河市。胡勝利與臥底見(jiàn)面,安排抓捕黑豹和奸細的細節。胡設計集中警力行動(dòng),黑豹團伙又一次收到報警逃亡,途中臥底騙取黑豹手機并取得了奸細的電話(huà),胡通過(guò)電話(huà)準確無(wú)誤地找出了奸細就是張文賓。正當要采取行動(dòng)時(shí),他的手機里卻傳來(lái)了黑豹的聲音,臥底暴露犧牲了。林凱等人接到匿名舉報,趕到黑豹藏身處,堵住了黑豹的出路……

第7集

李佑軍調集警力直撲黑豹藏身處。準備逃亡的張文賓聽(tīng)到命令搶先一步到達現場(chǎng),協(xié)助黑豹抓住方紅為人質(zhì)。這時(shí),大批警力到達,黑豹提出要與李佑軍談判,李佑軍只身上前,并悄悄發(fā)出攻擊指令。狙擊手與黑豹幾乎同時(shí)開(kāi)槍?zhuān)钣榆娭袕?,黑豹、張文賓被擊斃。身穿防彈衣的李佑軍慢慢睜開(kāi)眼睛笑了。是夜,干爹與老爺子通話(huà),為假公安之手除掉了黑豹幫而舉杯相慶,并為下一步的販毒計劃做了部署。消滅了黑豹幫,市政府舉行了隆重的慶功表彰大會(huì )。馮玉女在電視新聞中看到了李佑軍接受采訪(fǎng)的畫(huà)面,心中無(wú)法平靜。老二供出境外毒販老虎并取得聯(lián)系,李、譚計劃林凱帶老二去境外抓捕老虎,切斷毒源。胡帶李去劇院,李看到馮玉女在舞臺中央旋轉,往事一一浮現……

第8集

李佑軍、譚、胡三人安排林凱帶老二去境外抓捕老虎事宜。夜,干爹與老爺子通話(huà),老爺子要他再等三天出貨。李佑軍到省廳將此次抓捕境外毒販的計劃向廳長(cháng)匯報,請求廳長(cháng)協(xié)調外國警方給予協(xié)助。馮昌海接管了黑豹的生意,迫切地需要開(kāi)發(fā)新的毒品貨源來(lái)滿(mǎn)足自己的市場(chǎng)。他向馮玉女提出甩掉干爹自己當老大,被馮玉女教訓一頓。馮昌海私下里派長(cháng)毛出境找老虎。馮玉女得知后向干爹求救,干爹大怒,立刻聯(lián)絡(luò )老爺子。老爺子告知,李佑軍的人已經(jīng)去見(jiàn)老虎,干爹要該國的黑社會(huì )老大迅速找到長(cháng)毛。林凱二人輾轉找到老虎的山寨,長(cháng)毛也出現,眼見(jiàn)林凱就要暴露,一顆子彈擊斃了長(cháng)毛。老虎驚嚇中不想與林凱繼續做生意。林回到海河,李佑軍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開(kāi)始了冷靜的思索。

第9集

老虎驚嚇中不想與林凱繼續做生意。林回到海河,李佑軍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開(kāi)始了冷靜的思索。馮玉女久久地凝望著(zhù)當年與李佑軍恩愛(ài)的相片,完全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,回想當年往事讓他唏噓不已。一個(gè)黑影悄然出現打斷了她的思緒。干爹此行給馮帶來(lái)了用于騙取銀行8000萬(wàn)貸款的假擔保文件,馮玉女設局套住了魯行長(cháng),企圖利用魯行長(cháng)為她辦理非法貸款。李佑軍再次安排林凱與老虎接洽,交貨地點(diǎn)安排在邊境27號界碑,胡勝利帶領(lǐng)林凱一行前往邊境設伏。與此同時(shí),老爺子通知干爹,時(shí)機已到可以出貨。在同一個(gè)夜晚,胡勝利一行成功抓捕了境外毒販老虎并繳獲了毒品;馮玉女和馮昌海也順利將毒品運出海河。李佑軍興沖沖地前往省廳匯報工作,卻被廳長(cháng)給了當頭一棒,200公斤的海洛因在抓捕老虎的同時(shí)被運出海河的消息令他不寒而栗。

第10集

馮玉女姐弟順利完成了毒品轉運工作,干爹專(zhuān)程前來(lái)嘉獎。馮昌海的勢力迅速擴張,他成了海河黑道上最年輕的教父,野心開(kāi)始膨脹,境外毒販阿坤慕名前來(lái)拜見(jiàn)馮玉女姐弟,馮玉女不為利益所動(dòng),但馮昌海卻與他私下做起了交易。李佑軍的妻子歐陽(yáng)云調來(lái)海河。李佑軍請馮玉女來(lái)家吃飯,馮玉女欣然前往,卻發(fā)現李佑軍的妻子就是當年舞蹈隊的好友!她強忍憤怒離開(kāi),歐陽(yáng)云追上馮玉女,告訴她當年突然失蹤導致李佑軍幾近瘋狂,她陪著(zhù)李佑軍四處尋找馮玉女并最終嫁給了他的經(jīng)過(guò)。

第11集

在馮玉女的威逼利誘下,魯行長(cháng)為她辦理了非法貸款。阿坤在與馮昌海的接觸中,發(fā)現馮家姐弟的不同立場(chǎng),馮玉女成了阿坤拓展內地市場(chǎng)的絆腳石,他決定除掉馮玉女。林凱發(fā)現馮昌海與阿坤接觸,向李佑軍做了匯報。干爹得到了阿坤買(mǎi)兇殺人的消息,命老爺子一定要保護馮玉女的安全。馮昌海屢教不改,老爺子擔心受牽連想干掉他,干爹表示為難。馮玉女在海蘭工程剪彩儀式上被行刺未遂,殺手被老爺子雇傭的黑衣人當場(chǎng)干掉。李佑軍命林凱迅速找到黑衣人。

第12集

在特種部隊,林凱得到黑衣人的資料,并與李佑軍一同前往大川縣捉拿他。他們到達的同時(shí),黑衣人被殺。阿坤再次入境,與馮昌海討論交易細節,這一切被馮玉女偷拍并交到李佑軍手中,她要報復這個(gè)想要她命的毒販。魯行長(cháng)將8000萬(wàn)貸款辦妥后來(lái)找馮玉女,提出自己要拿一半,馮玉女答應。譚旺海的啞巴兒子小波從小喜歡跳舞,他與毛毛一直跟馮玉女學(xué)習舞蹈。夜,毛毛被小流氓調戲,小波沖上去殺了一人,逃亡中被馮玉女所救并要送往外地。深夜的海邊,譚嫂趕來(lái)與小波見(jiàn)面,跟蹤而來(lái)的譚旺海在遠處看到這一幕,內心在激烈的掙扎……

第13集

李佑軍命令林凱抓捕小波,譚旺海見(jiàn)到李佑軍,主動(dòng)將小波出逃一事匯報并請求組織處分。譚旺海約林凱一起喝酒,走時(shí)將小波的通訊錄留在了椅子上。林凱根據譚旺海留下的線(xiàn)索帶方紅趕到深圳,在機場(chǎng)將小波逮捕。譚嫂因小波的事病倒,馮玉女去醫院看望她,并對譚旺海發(fā)出邀請,希望他能到海蘭集團任職。李佑軍請廳長(cháng)批準譚旺海去馮玉女身邊臥底,以便查出隱藏在海河的販毒通道。局黨委會(huì )上,李佑軍宣布將譚旺海雙開(kāi)。阿坤回國準備貨源的消息被干爹知道,他責問(wèn)馮玉女,馮把借李佑軍手報復阿坤的計劃如實(shí)相告。譚旺海以海蘭集團副總經(jīng)理的職務(wù)走馬上任了。

第14集

國際市場(chǎng)上毒品奇缺,干爹提出是否借李佑軍一心對付阿坤之機再次出貨,老爺子表示沒(méi)有把握,他再次提出要干掉馮昌海。干爹同馮玉女商量除掉馮昌海的事,馮玉女反對。為了保護馮昌海,馮玉女去找李佑軍,說(shuō)那盤(pán)阿坤的錄像帶是她寄的,并提出馮昌海是此次行動(dòng)的誘餌,希望他保護好馮昌海的安全。阿坤入境與馮昌海約定次日12點(diǎn)交易。干爹迫于國際買(mǎi)家的壓力決定鋌而走險,要用上次同樣的手段出貨,馮玉女匯報說(shuō)李佑軍的全部警力都已集中在阿坤一案,干爹同意當夜行動(dòng)。李佑軍從馮玉女打來(lái)的試探電話(huà)中警覺(jué)了起來(lái)。

第15集

李佑軍接到譚旺海的線(xiàn)報,馮玉女姐弟行動(dòng)反常,他敏銳的調整思路,請求廳長(cháng)派警力支援海河各關(guān)口,并請鄰縣警力協(xié)助查獲藏毒車(chē)輛。干爹接到老爺子的報警電話(huà),趕緊通知馮玉女取消行動(dòng),但為時(shí)已晚,藏毒車(chē)被鄰縣抓獲,押車(chē)人大胡子就地接受審訊,供出馮昌海。馮玉女要馮昌海趕快逃命,馮昌海心有不甘。要甩開(kāi)警察單獨見(jiàn)阿坤,搶到毒品再跑路。李佑軍得到譚旺海的密報,指揮警力迅速出動(dòng),胡勝利搶先沖入,與馮昌海舉槍而視。

第16集

胡勝利打中馮昌海的腿部,馮昌海轉身回擊,被警察亂槍擊斃。胡勝利中彈,馮玉女亦受傷。李佑軍驅車(chē)來(lái)到事發(fā)現場(chǎng),他心中的所有疑問(wèn)在慢慢聚焦,對手的影子逐漸清晰。馮玉女明白馮昌海的死是老爺子所為,她要手刃殺弟仇人。馮玉女威脅秦副市長(cháng)將李佑軍調離局長(cháng)的位置,李佑軍直闖市常委會(huì ),向委員們表示再給他三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,他一定會(huì )給海河交一份滿(mǎn)意的答卷。胡勝利的英勇負傷感動(dòng)了一直鬧離婚的妻子秦芳,兩人重歸于好。

第17集

干爹與馮玉女見(jiàn)面,催促她盡快將在海河詐騙的上億資金匯往香港。這次談話(huà)中馮玉女發(fā)現了有關(guān)老爺子歷史的信息,她令雷鳴去追查此事。為考察譚旺海,馮玉女將馮昌海房間的一包海洛因交給他處理。譚旺海找到李佑軍,商定將計就計把這些毒品買(mǎi)下。譚旺海在與馮玉女的較量中得到了她的信任,馮玉女將繼續查找老爺子的任務(wù)交給了他。譚旺海向李佑軍匯報了這個(gè)重要消息,李安排林凱秘密調查此人。海關(guān)緝私科長(cháng)王文成了馮玉女的又一個(gè)目標,她略施小計,一個(gè)名叫阿玲的女孩闖進(jìn)了王文的生活。

第18集

林凱通過(guò)調查,將目標鎖定為胡軍,他找到胡軍以前的同事,那人憑記憶畫(huà)出了胡軍的肖像,林凱一見(jiàn)大為震驚。李佑軍確認畫(huà)像上的人與他的判斷一致,老爺子就是胡勝利!李佑軍借故派胡勝利前往瑞麗查案。馮玉女決定殺掉老爺子,干爹得到消息大怒,叫老爺子趕緊來(lái)香港,可老爺子不愿服輸,提出要親自出一批貨再走。馮玉女的貸款遲遲不還,秦副市長(cháng)、魯行長(cháng)等人的罪行暴露,省紀委召開(kāi)緊急會(huì )議。魯行長(cháng)為報復馮玉女雇了殺手。

第19集

干爹來(lái)到海河,馮玉女與他徹底決裂。干爹到銀行才發(fā)現馮玉女已將全部資金取走,盛怒之下殺機驟起。秦副市長(cháng)的考察團正在瑞麗考察,胡勝利去他下榻的賓館喝酒,得知秦就要回海河,提出與其車(chē)隊一同返回。國際刑警組織派來(lái)了警官,要省廳協(xié)同美國以及香港警方一同消滅這條販毒網(wǎng)絡(luò ),廳長(cháng)要李佑軍全權負責此次行動(dòng)。各路殺手的出現令馮玉女陷入極度危險的處境,她用金錢(qián)誘惑住魯行長(cháng)雇傭的殺手,去銀行取錢(qián)時(shí)卻發(fā)現賬戶(hù)已被控制,連忙逃到海邊給譚旺海打電話(huà)要200萬(wàn)現金。譚通知李佑軍后驅車(chē)前往。

第20集(大結局)

譚旺海成功制服殺手,他和馮玉女在李佑軍的暗中注視下離開(kāi)海河。兩人來(lái)到瑞麗,偷拍下了老爺子販毒的證據。馮玉女不顧譚、雷的勸阻,要完成她最后的一個(gè)心愿:回去看她精心籌備的舞劇《蛋家女》的首演。這個(gè)舞劇代表了她生命里最純凈的時(shí)光。海關(guān)緝私科長(cháng)王文自首,并積極配合李佑軍打擊國際販毒網(wǎng)絡(luò )的行動(dòng)。胡勝利與秦副市長(cháng)的考察團一同返回海河,他將毒品藏在了領(lǐng)導的車(chē)里,順利離開(kāi)檢查站……

演職員表

演員表

馬躍飾:李佑軍

陳澍飾:馮玉女

張琪飾:譚旺海

李宏偉飾:胡勝利

肖楊飾:林凱

王峰飾:雷鳴

陳鳳桐飾:干爹

徐志和飾:黑豹

蔡郁蔥飾:馮昌海

余雙榮飾:劉局長(cháng)

李西林飾:秦副市長(cháng)

張民甫飾:蘭市長(cháng)

雷務(wù)甲飾:公安廳長(cháng)

黃民勝飾:魯行長(cháng)

褚家設飾:許書(shū)記

任寶賢飾:張文賓

職員表

導演:旺財

角色介紹

李佑軍,馬躍扮演,新任公安局長(cháng)。

幕后制作

濮存昕主演的《公安局長(cháng)2》

《公安局長(cháng)1》讓陳寶國登上金鷹獎最受觀(guān)眾喜愛(ài)男演員獎的寶座,《公安局長(cháng)2》一部讓濮存昕成為下一屆金鷹獎的入圍候選人;《公安局長(cháng)3》中的“第三任公安局長(cháng)”馬躍也將走馬上任。導演旺財告訴記者,該劇顛覆警匪老模式,以廣西北海西頭幫等幾個(gè)黑社會(huì )案例為藍本。這部劇注重揭示人物內在思維和犯罪邏輯,藝術(shù)再現社會(huì )秩序瀕臨崩潰之際,警匪之間幾個(gè)層面的生死對決。談到這部電視劇時(shí)“公安局長(cháng)”馬躍說(shuō):“我很笨,不像其他演員那么容易就能把握劇本、臺詞,我每接一部戲,都會(huì )把自己關(guān)在房間里,努力看劇本、記臺詞,過(guò)著(zhù)像苦行僧的生活。像這部《公安局長(cháng)3》的臺詞,記起來(lái)就很麻煩!”1997年一個(gè)很偶然的機會(huì ),臺灣一部古裝戲請馬躍客串一個(gè)角色,自此以后一發(fā)不可收拾。在影視表演中藝術(shù)家的神情和氣質(zhì)得益于我們的歌劇,我很難想像藝術(shù)家的氣質(zhì)能‘演’出來(lái),那種氣質(zhì)不是演出來(lái)而是流露出來(lái)的?!?/span>